瞧这网 » 专利频道 » 科技创新 » 正文

中国科技创新需要知耻而后勇

废物利用 - 科技小发明 - 小制作 - 手工制作

  科技部网站2月1日发布通告称,经调查核实,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获奖项目“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的推荐材料中存在代表着作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的问题。根据相关规定,并经国务院批准,决定撤销该项目所获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收回奖励证书,追回奖金。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轩然大波。但需要肯定的是,在关乎国家科技创新的重大问题上,相关部委能把造假信息和惩罚结果公之于众,凸显其在打击造假行为上的勇气和决心,值得赞赏。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是中国对科技创新的最高奖项,获得该奖需经过严格的申报与审查,但还是被人钻了空子,出现了问题。在之前的公众视线中,诸多学术造假案例都是个人层面的道德与学风问题,而这次,不仅涉及个人,在科技创新与进步层面上,更令国家蒙羞。
  学术造假历来是过街老鼠,尽管社会各界在打假问题上倾注了不少精力,但从效果上讲,并不能说打得“有成效”,反之,有变本加厉之势。从众多普通的学生到某些政府官员,从某些大学教授到一些希望利用“科技成果”谋取利益的民间人士,都希望通过造假这条“捷径”拿到社会或体制需要的“敲门砖”。
  从根本上说,是科技与学术创新评价机制出了问题。在“把论文像白菜一样论堆卖”的学术环境中,考核压力总会逼迫相关人员铤而走险。很多时候,对于“学术交易”,考核机构居然采取最大限度的容忍态度。有大学教师就曾说,他们的教授职称论文是“打包”给相关核心期刊的,在一定时间内,杂志社用足够的版面,分期约定刊发所“打包”的论文,费用则是一次性付清。
  迫于压力,中国的学术论文几乎泛滥成灾。中国青年报报道说,最新的媒体数据显示,中国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然而据统计,这些科研论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开外。中国学术论文质量之低劣,由此可见一斑。在各种评价体制带来的身份利益博弈中,学术已经沦为逐利工具,想获得真正的创新成果,谈何容易。
  评价机制本身的不合理,导致“评价”本身“不是异化为压抑人性的桎梏就是沦为权力御用的工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在其微博说,“大学逼博士生发论文,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仅仅是因为要完成上面的考核指标,提高科研排名,所以各校都逼着学生这样做,谁不做,排名就降下来。论文数量是催出来了,但都是买的,这样的数量,有何意义?只是把学术给败坏了。”
  评价体制不改,学术造假便不绝。考核指标的压力只会给学术和科研工作者带来巨大压力,这种压力挤占了学术研究的

专利交易 发明合作 商标交易

本周热门

本月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