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网 » 专利频道 » 科技创新 » 正文

言论自由是科技创新的基础?

废物利用 - 科技小发明 - 小制作 - 手工制作

sh;况且其余两者主要为战争时期,大部分资源被军事占用,社会环境动荡,对科学发展本就不利。但是,言论最为自由的战后约70年内,德国居民共获得约28次科学类诺贝尔奖,频率不但低过第二帝国、魏玛共和国,甚至低过希特勒时期——虽然有很多德意志血统的科学家获奖,不过他们都不是德国居民。
  如果有人觉得仅这两个国家还是不能说明问题,那么我们从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来看言论自由与科技创新到底有没有关系。
  近现代世界科学中心经历过5次转移。首先是在文艺复兴的意大利,当时意大利各城邦实行贵族寡头统治,经常实施政治暗杀,实在说不上有言论自由。17世纪世界科学中心转移到英国,代表人物是牛顿。资产阶级革命结束时牛顿已经45岁,整个17世纪英国也没有多少现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牛顿本人作为皇家制币厂厂长和爵士,一生都在为皇家做贡献,几乎找不到他对皇家的批评。18世纪世界科学中心转移到法国,代表人物是创立了化学的拉瓦锡。他是君主政权的坚定支持者,不但不批评国王,还陪着路易十六一起被砍头。18世纪的法国不论革命者还是反革命者都热衷于铁腕统治,并没有创造言论自由的环境。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期,世界科学中心从法国转移到德国,即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也谈不上什么言论自由。20世纪20年代后,世界科学中心转移到美国,科学发展的环境算是有了现在西方宣扬的“言论自由”,但却没有出现牛顿、拉瓦锡这样的大宗师,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可以说大半研究成果也是在德国皇帝的警察统治下获得。可见从历史来看,言论自由跟科学创新并没有多大关系。
  把当前世界各国的情况做一下比较,我们也可以发现言论自由跟科技创新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比较最近的世界各国获得国际专利的排名,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官网上获得的数据来看,君权神权统治的沙特被认为言论自由程度很低,但排名34位,高过葡萄牙(39名)、希腊(42名)。排名越往后就越是小国穷国,有的是被西方认为的“民主国家”,有的是被西方认为的“专制国家”,并没有明显差异,基本给人印象是科技创新跟财力和教育水平有直接关系,跟其他的因素关系不大。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科学的发展早已进入系统性创新阶段,以前靠天才人物的奇思妙想得到创新的情况几乎已经没有了,靠的是团队研发,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现代科学发展需要能够相互协作、充分发挥整体潜能的创新机制,其中要有组织者、科研主管和负责各种具体业务的人员,人数分配要有合理的比例,还需要完善的协调机制。创新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要先有大量资料信息,很多还需要大量实地调研,要有大量科研经费。只有上述条件都具备,经过科研人员的努力奋斗,才可能提出切实可行的创新观念。
  通常是在基础学科取得突破后,再由专门的应用研究

专利交易 发明合作 商标交易

本周热门

本月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