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网 » 最新文章 » 分离与创新:费耶阿本德论自由社会的科学与教育

分离与创新:费耶阿本德论自由社会的科学与教育

分离与创新:费耶阿本德论自由社会的科学与教育
内容提要:美籍哲学家费耶阿本德提出:为了克服科学的沙文主义霸权倾向必须把科学与国家、教育分离开来,以便实现科学与教育的创新。他对科学与教育的看法很奇特,值得我们注意和研究。

P.K.费耶阿本德是奥裔美籍哲学家(1924-1994),被称为西方科学哲学的四大巨头之一。他对科学与教育的看法很奇特,值得我们注意和研究。他是一位科学哲学家,却对科学持批评的态度,他认为在西方发达国家科学已经成为一种束缚自由的霸权力量,因此为了克服科学的沙文主义霸权倾向必须把科学与国家、教育分离开来,以便实现科学与教育的创新。

 

(一)

 

对于科学在当今西方教育中的作用,费耶阿本德与我们通常的看法十分不同。在西方,孩子们从小就被灌输许多科学的“事实”,这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费耶阿本德却指出科学灌输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它与以前灌输宗教“事实”的方式一模一样。这种方式不能培养孩子们的批判能力以使他们更深入地认识事物。大学的情况更糟糕,因为在那里实行着更为系统的灌输方式。人们从小学开始就对社会及其种种制度进行着最严厉并常常是不公正的批评,但科学是排除在批评之外的,人们没有对科学进行怀疑的勇气。整个社会对科学家怀有一种尊敬,这与历史上对红衣主教怀有的那种尊敬完全相同。科学已变得像它曾经反对过的那些思想体系一样令人窒息。今天难得会有人因持有某种与科学相反的异端而被处死,但切莫上当的是,这是由于我们文明的根本性质,而不能说明科学的仁慈。费耶阿本德不是泛泛地批判科学,他批判的目标是科学的优越地位。在科学哲学家当中,普特南也注意到了科学的优越性是一个问题,他说:“科学的成功把哲学家们催眠到如此程度,以致认为,在我们愿意称之为科学的东西之外,根本无法设想知识的理性和可能性”[1]。费耶阿本德人为,科学的优越性只不过是一个童话。在科学家和外行心目中的20世纪科

您可能还喜欢的文章:创新  创新论文  

创意点子 创业点子

头脑风暴

找人 找钱 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