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网 » 最新文章 » 史记读后感

史记读后感

太史公去势

李零  


  两千年前,中国有个“骨头很硬”的太史公先生。他敢于为一位同自己素无来往、遭人诬陷为“汉奸”的李将军打抱不平,结果被汉武帝处以宫刑。宫刑是“五刑”之一。五刑者,墨、劓、宫、腓、大辟。其中除大辟是死刑,余为肉刑。汉文帝废肉刑为中国劳改制确立的标志,在世界刑罚史上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但这样的变革太剧烈,一下子很难彻底,不但反覆很多,而且留下尾巴。特别是统治者对宫刑似情有独钟,依依难舍,文帝刚废,景帝即复。所以到武帝时也就轮上司马迁倒霉。

  古代刑罚本以对等报复为原则,如所谓“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是也。但司马迁之获罪是“祸从口出”,汉武帝烦他说话,本可摘其喉而割其舌(或者为防止他写字,连手也剁去),何必出此“下策”?那原因不在别的,就在于它最能体现肉刑之精义:糟蹋犯人,杀鸡给猴看。

  宫刑者,男曰去势,女曰幽闭。前者即俗话所说“割球骟蛋”。在《报任安书》中,司马迁以猛虎去深山,陷牢笼之中,摇尾乞怜,比喻自己被刑时“见狱吏则头抢地,视徒隶则心惕息”,因有“勇怯,势也”(语出《孙子·势》)的慨叹。司马迁“去势”之后,痛不欲生,“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所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可见“去势”于男子是何等杀人威风。它常常让我想起一件事,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现代化。

  “知识分子”是一个极宽泛也极狭窄,极高尚也极下流的词汇。

  西方人所说的“知识分子”是“社会良心”。按照他们的定义,不仅我们这里戴有“生产力”高帽的科技人员不算,大学毕业当了国家干部的公职人员不算,就连大学教授也不一定算(那得看他们对社会的关怀程度)。在左派早已退潮的美国,有人说,现在的“知识分子”只剩下了新闻记者(真是“良心揣在了裤裆里”)。这是“窄”知识分子。

  和西方的概念不同,我们所说的“知识分子”是大小“认得几个狗字”的读书人,不但西方

您可能还喜欢的文章:读后感  名著读后感  史记  读书笔记  

创意点子 创业点子

头脑风暴

找人 找钱 找项目